薇蕾德花園

自1921年創立薇蕾德以來,藥用植物園就是薇蕾德商業文化的重要部分。

自我調節的自然棲地

自從創立初期,種植藥用植物就一直是我們獲得新鮮及乾燥植物的方法之一,這些植物是我們藥品與身體保養產品的基本成分。藉由生物動力耕種與栽培,我們確保珍貴成分不會接觸到農藥或其他毒性物質。但我們除了確保植物不會接觸有害物質,也確保植物會得到充分滋養。堆肥幫助土壤充滿活力,而牛糞及育土植物(如蒲公英及纈草)經特殊處理後,能讓土壤變得更為肥沃。

薇蕾德將花園維護成肥沃的自然棲地,有樹籬及對自然友善的小環境,可以讓有利於作物的昆蟲在此棲息。我們歡迎這些生物進入花園,幫忙維持自我調節,避免害蟲及疾病四處傳播。當然,植物多樣性也能維護生態穩定性,而且能不斷供應花粉與花蜜給益蟲。

藥用植物園除了為我們的藥品及身體保養產品種植藥用植物,也讓人們接觸我們的核心哲學-「與人類及自然和諧共處」。

雖然我們最大的藥用植物園在德國,但我們在英格蘭、法國、瑞士、荷蘭、巴西、阿根廷、紐西蘭也有藥用植物園。

德國

同類中最大的一個

薇蕾德最大的藥用植物園在德國,位於施瓦本施哈爾及格明德北方的台地。這座藥用植物園占地20公頃,也是薇蕾德在歐洲最大的藥用植物園。這裡的植物多樣性非常高-以生物動力種植了260種植物,其中180種用作藥用產品及天然化妝品的成分。黑刺李、金縷梅、山楂等植物,以及許多鄉村動物、鳥類、無脊椎動物都在這裡棲息,在五公里的天然樹籬之間活動。大量花卉吸引了許多昆蟲,包括食蚜蠅、寄生蜂、瓢蟲等益蟲。

在這片開闊的田野裡,一年生及多年生的天然品種植物是我們最大宗的作物。這包括25種不同的樹,我們採收這些樹的樹皮、花朵、果實、根或整株植物。比起純粹的野外環境,藥用植物在這裡有更好的生長環境,因為我們以特殊方式照顧土壤,包括自然噴灑技術及園丁的細心照料。這座花園位於施瓦本汝拉山的邊緣,有肥沃的土壤,三月到十月之間生機勃勃,在冬季初期就開始採收,白屈菜及白芷的根就是在此時收成的。

Flowers in the sun at Weleda Garden

我們的園丁將植物與花園視為一整個生物體。他們關注植物與土壤類型之間的複雜關係,改善植物生長,積極且富創造力地協助自然。舉例來說,在薇蕾德花園裡,受保護的蕨類生長在蓼的陰影隧道底下,這樣蕨類在花園裡的光照條件就能跟在天然森林棲地裡一樣。

法國與瑞士

Wooden garden shed at Weleda France

一小片農村土地

在較為狹窄的空間裡種植大量不同種類的藥用植物,所以花期時奼紫嫣紅,五彩繽紛。薇蕾德花園分別位於瑞士阿勒海姆及法國布維萊,前者靠近巴塞爾,後者靠近於南格。兩座花園旁邊都有薇蕾德的辦公室及生產機構。布維萊花園富含生物多樣性,以傳統農業耕種。這座1.5英畝的園圃周圍有野生樹籬,這裡有靜謐的池塘、乾燥的石牆、結實累累的樹,鳥類、昆蟲、兩棲類也自在生活。雖然區域相對較小,但這裡生長著多達70種的藥用植物。在瑞士阿勒海姆的花園被森林圍繞,有40英畝的有機耕地。這座花園裡的植物生長多樣性,與相鄰的大規模有機耕種形成對比。雖然在巴塞爾附近,但這座花園就像一小片鄉間地區。

英格蘭

Gardener in The Field at Weleda UK

用有獨特魅力的自然土地

英格蘭的花園位於德比夏中部的伊爾克斯頓。夏季時,花園裡有亮橙色的金盞花園圃,十分吸睛。這座薇蕾德花園的園中小徑並不通往華麗的花床,而是通往自成一格的天然小花圃,內斂又溫和。花園位於伊爾克斯頓的外緣,伊爾克斯頓在工業革命時崛起,因礦業及相關產業而興盛多年。現在的當地風景顯現出礦業遺跡的風采。高雨量創造出濕潤的重土壤,並不是很適合栽植藥用植物,但生物動力耕種十分成功,將土壤變得肥沃,不過在園裡仍然處處可見當地與本國歷史的痕跡。

荷蘭

Weleda gardener with calendula flowers

風將北海的鹹味送進內陸,但樹籬與灌木保護花園免受海風摧殘。這座荷蘭花園位於工業區中間,就像一個綠洲,提供理想環境給昆蟲及鳥類,同時提升生物多樣性。雖然一公頃並不是很大,但這座花園有許多不同種類的藥用植物,這裡栽培超過200種植物。重土壤接受大量礦物質的堆肥,有較好的結構,才能滿足某些植物的特殊需求。我們會進一步將土壤分類:從重到輕,從濕到乾,從營養充足到營養不足。我們也使用加熱的溫室來培養某些熱帶藥用植物。薇蕾德產品所需的植物,這裡幾乎都有生長。

巴西

Calendula field with garden house at Weleda Brasil

火山起源地

聖羅克的花園距離巴西大都會聖保羅只有30分鐘的車程,但與聖保羅似乎是兩個世界。這裡的紅土適合許多天然植物生存。這座花園在馬爾山脈附近,馬爾山脈多雨林,而且在巴西東南海岸旁。聖羅克市曾經是西邊國家巴拉圭及玻利維亞來巴西的交通要道,20世紀時,葡萄牙、義大利、日本、德國的移民都會使用這條路線。這些移民帶來特別又多元的蔬果栽培傳統。即使是現在,聖羅克仍然以美酒美食聞名,由小型家庭農場製造。這座花園於1980年代建立,火山灰使當地土壤非常肥沃。它坐落於一片小湖上,周圍有農場及森林,任何人到那裡都能享受寧靜與各種生物的陪伴,遠離都市喧囂。

阿根廷

Flower garden with house at Weleda Argentina

這裡海拔1200公尺,周圍有草地,在針葉樹林與混合林之間。園丁豪爾赫•朱斯托在阿根廷中部科爾多瓦區建立自己的草藥園。

這座薇蕾德花園並沒有規劃整齊的花床與園圃,而是讓報春花、紫錐花、小檗、蕨類等藥用植物在田野中隨意生長。在炎熱的夏季時,這座占地12英畝,生機蓬勃的花園裡,有老樹遮蔭,還有涼風吹拂。這裡種植大約70種藥用植物,收成的作物被豪爾赫的藥店自行加工為藥品,這間藥店位於花園東邊的布宜諾斯艾利斯。

紐西蘭

手工採收

在紐西蘭北島泰瑪塔峰的山腳處,有一片豪克斯灣的產酒區,哈夫洛克諾施的花園就位於其中。這座花園種植大約50種藥用植物,這裡具有地中海型氣候,還有漫長溫暖的夏季。華倫·皮爾斯及其他紐西蘭園丁在這片田野中,依照生物動力耕種的原則工作。收成多以人工完成,避免使用大型農具,才能保持土壤又輕又通風。這裡有三頭牛提供必要的糞肥,加上適當堆肥,以便改善土壤品質。植物的多樣性很高,鳥類也是。這裡有大量自然鳥類,例如圖伊鳥、紐西蘭鴿,以及有趣的紫水雞。